• 注册
  • WordPress后台-外观-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Π女孩

    “Π是什么?”

    “Π是一个无限数,永无止尽……”

    晨午,苏凡安静地坐在街头拐角的咖啡店里,桌子上放着一杯浓香淳厚的牛奶咖啡,缕缕热气在杯口缭绕片刻,慢慢地消散在清新的空气中。

    他翻开笔记本电脑,点开了一个新文档,端起咖啡惬意地抿了一口,抬起头望着窗外,脑子里开始构思自己的下一篇随笔。窗外,柔和的晨曦洒在橱窗的玻璃上,透进店里投在地上,渺渺灰尘在光束中自由地飘浮,显出一方静谧,仿佛时间在此暂停,不愿流逝。

    苏凡不是作家,也不是自由写手,只是闲来无事的时候喜欢码些文字,写点随笔什么的。他没有路遥的深重,写不出《平凡的世界》的励志;没有仓央嘉措的执念,写不出《十诫诗》的悲情,但他喜欢思考,喜欢把所见所闻里的点点滴滴揉一揉,搓一搓,挤出点水来,水是清澈的水,里面有喜怒哀乐,有酸甜苦辣,然后把自己的感悟转换成文字,文字里有花前月下,有心灵鸡汤,也有悲欢离合,有沧桑蹉跎。

    一段轻快的音乐响起,是摆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。苏凡伸手拿起来随意地瞄了一眼,是一个陌生电话。他想了想,按下了拒绝键。

    “又是骚扰电话!”苏凡低声咕哝了一句,身子靠在椅背上,琢磨着如何下笔。他平时写东西很随性,有时候先定个题目,然后绕着这个题目写,就像学生写作文似的;有时候突然来了文思,下起笔来一指十字,就像大家说的行云流水,边写边想题目,等内容写出来了,题目也有了。

    这段时间苏凡的工作还是蛮忙的,没什么时间静下心来写点东西。他也不指着写东西养家糊口,纯属兴趣爱好。他喜欢把手放在键盘上敲敲打打,点点删删,看着字一个个地跳出来落在屏幕上的感觉。这个时候,中国的汉字宛若水中的小蝌蚪,摆着尾巴自由自在地游着,带给他释放自我的舒畅。

    手机的铃声又响了,打断了苏凡的思绪。他不耐烦地看了一眼,还是刚才那个电话号码。一次不接,再打,那百分之九十不是骚扰电话。他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,把手机放在耳边。

    “请问是苏凡,苏先生吗?”电话那头传过来一个甜美轻柔的声音,仿佛小鸟醒晨,燕语莺声。

    苏凡的脑子里不由地闪出一个美女的模样来,虽无倾城倾国之貌,却似小家碧玉;虽无闭花羞月之颜,却若邻家姑娘,特别是这一句听上去再平常不过的招呼,让他的心头一跳,有种一听钟情的感觉,似曾熟悉,却无法想起。

    “你好,请问有什么事吗?”苏凡礼貌地问道。

    “是这样的,我这里是皓苏基金会。”对方介绍道,声音清脆,如风铃徐拂荡波。

    “基金会?”苏凡脱口反问道。他一时愣住了,脑子有点糊涂。

    “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啊!”对方笑着说道。笑声爽朗直率,能够想像是一个性格外向的女孩。

    “噢!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苏凡还是没有反应过来,只是对方的声音很好听,笑声让人愉悦,让他没有过多地去猜测对方的身份。

    “苏先生,我们可以见个面吗?”对方没有回答苏凡的问题,而是直接提出要见面。

    “见面?”苏凡又呆住了,脑袋里一片空白。

    “是的,电话里说不清楚。”对方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起来,完全没了刚才的随性玩笑。

    “你是谁?我们认识吗?”苏凡缓过了神来,虽然他想着对方应该是一个漂亮的女孩,但记忆中认识的人没谁在什么基金会工作,特别是女的,还是一个声音很好听的女孩,如果有,他肯定记得。字如其人,声如其貌,尽管不是绝对的,但也大差不差,他不会没有印象。

    “我们现在不认识。”对方似乎已经不耐烦苏凡的婆婆妈妈,冷冷地否定道。

    “那有什么事就电话里说吧。”苏凡听出了对方的不耐烦。虽然他很想听着她的声音,即使有些生硬,但听起来带着冰清玉洁的冷傲,更让人怦然心跳,涌上一番见其真容的冲动。只是,苏凡也听过不少诈骗的事儿,什么美女酒托的,让他不得不对对方的意图产生了怀疑。

    “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骗子啊?!”对方好像看穿了苏凡的心思,又恢复了刚才的开朗,呵呵地大笑起来。

    “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呢?”苏凡实在摸不透对方的心思,干脆直接追问道。

    “可以,不过我不是骗子。”对方顺着苏凡的话接过去,跟着冷静地说道。

    “骗子都这么说!”苏凡回呛道,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不屑的神情。

    “你不信我也没办法。下午三点,豪怡酒店。”对方说完便挂了电话,没再给苏凡任何打探的机会。

    “对方到底是谁啊?”

    “皓苏基金会又是个什么机构?”

    “对方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

    “为什么要找我?”

    “对方的声音挺好听的,不知道长得漂亮不?”

    一时间,苏凡的脑子里冒出了一堆问题,让他思绪飘浮,不知所措。他瞅了瞅桌上的笔记本,屏幕上还留着刚才打开的新文档,一个字也没有。他摇了摇头,不再想着那个声音和女孩,准备码字。

    “今天写,就写这个莫名其妙的电话?”苏凡的脑子里突然跳出一个念头,仿佛夜望星空,一颗流星划过天际,灵感闪现。

    “对,就写这个,看起来挺有意思的。”苏凡直了直身子,把手放在键盘上准备下笔。

    “起个什么题目呢?”苏凡又踌躇了。

    “一个陌生的电话?”

    “一个漂亮的女孩?”

    “我怎么知道对方是个女孩呢?”

    “一个好听的声音?”

    “这么好听的声音,应该不会太丑吧?”

    苏凡的脑子里一下子又跳出好几个问题,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写了。“下午三点,豪怡酒店。”苏凡想到了对方提到的时间和地点。

    “如果就写这个,那我是不是应该去呢?要不然我怎么知道写什么呢?”苏凡琢磨着。

    “那如果对方真是个骗子呢?”

    “应该不会吧?”

    “骗子会把自己骗到豪怡酒店?”

    “她为什么要骗我呢?”

    “我又没钱!”

    “那这个女孩到底是谁呢?”

    苏凡又想到了几个问题。他缩回放在键盘上的手,身子向后倒在沙发上,闭上了眼睛。

    “这个女孩是谁呢?”苏凡反复地问自己,想像着对方的样子,漂亮的脸蛋、苗条的身材、开朗的性格、得体的举止,他把褒美之词全都贴到了对方的身上。想着想着,他突然意识到,这不就是自己心中的女友吗?

    “有没有搞错!我是男人唉!”

    “大白天的,我还能被骗?骗财?骗色?”

    “还是骗色吧!”苏凡不再犹豫,端起咖啡杯爽气地喝了一大口,开始憧憬起自己的艳遇来。

    豪怡酒店离苏凡家不远,走路也就小半个时辰,他决定走过去。他以前去过这家酒店,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,那场面和阵式赶得上一场明星秀了,让他很是羡慕,也少不了嫉妒。苏凡家境一般,父母都是工薪阶层,自己大学毕业后找了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,按部就班,空闲时间他喜欢看看书,看看电影,基本上算个宅男。天气好的时候,他也出去走一走,看看大自然什么的,要不就找个咖啡馆,坐在一个安静的角落,码上一段文字,放飞一下心情。

    走进豪怡酒店的大堂,苏凡四处望了望。大堂通透明亮、高雅华典,轻音舒乐、静平怡然,一看就知道是一家高档型酒店。苏凡是一个“酒店控”,喜欢高档酒店的华丽氛围,只是他的收入不高,每次出去旅行,只能选择连锁经济型酒店,但途中也会找一两家好的酒店享受一下。

    苏凡走到大堂一角的咖啡吧,找了一个正对旋转门的位子坐下来,让服务员冲了一杯拿铁咖啡,边喝边盯着门外,脑子里满是早上那个悦耳的声音,如沉鱼出听,一曲似水如歌。由声音再联想到对方的模样,他的心里突然紧张起来,甚至是忐忑不安,脑海里一会儿闪现出气质端庄的大家闺秀,一会儿跳出温柔婉约的江南佳人,还有就是活泼可爱的邻家小妹,让他觉得自己像是在欣赏一幅幅美女写真。

    酒店的旋转门时不时的有人进进出出,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苏凡的目光却只停留在那些二十来岁的女孩子身上。在他的潜意识里,动听的声音一定来自一个美丽的女孩,来自她水润红泽、启合灵动的双唇,充满诱惑,让男人无法克制住内心的激情和欲望。

    苏凡看了看手机,离三点还有五分钟,对方还没出现,这让他多少有点失落,但也激起了他的好奇心。他紧紧地盯着酒店的旋转门,门里门外没有人,服务生站在门廊前无聊地瞅着停车场中间的喷泉,两股泉眼向上冲出直直的水柱,在半空中散开成一朵水莲,清澈润面、晶莹滴水,露出别样的初春小景。

    “对方不会是耍我的吧!”

    “应该不会吧,我倒是积极主动了,她反而害怕了?”

    “她不会正躲在哪个角落里偷偷地盯着我的吧!”

    苏凡在心里捣鼓着,转着脑袋四周瞅着。大堂里安安静静的,午后的阳光透过咖啡店的落地玻璃窗照进来,静谧安详,仿佛一阵喧闹之后的片刻休憩,只为夜晚的复苏。

    “苏先生!”

    一声轻柔啼鸣般的声音在苏凡的耳边响起,乍听起来,和电话里的声音略有不同。他打了一个激冷,目光定在了正前方的落地玻璃窗上,一个修长的身影在曦光中隐约显动,宛若虚幻仙子,来自天界,落入凡尘。

    苏凡的心猛地一紧,开始加速跳动,好像一个腼腆的小男孩见到邻家小姐姐,总有一种无法明言的情愫,让他瞬间产生一种“人未见,心扉已开”的恋爱感,根本无法阻挡。他本能地侧过脸,顺着声音望去。

    一身淡蓝色的半截风衣,上身是奶白色的羊绒衫,下身是黑色的遮膝中裙,脚上是一双银光色的高跟鞋。曼妙的身材,曲线傲露、双峰高挺、长腿似藕,虽无魔鬼之婀,却也亭亭而立。

    再看她的容颜,说不上是倾城之貌,也是美女一枚。瓜子脸蛋,毫无人工雕琢,百分之百的天然之秀;乌眉翘瞳、黑睫靓目、巧鼻微孔、润唇皓齿、尖颌曲颊、耳垂珠钉,更有粉黛嫩面、淡妆浅颜、顾盼流眸,让人眼前一亮,目光再也不愿离去。

    “果然是人如其声,好漂亮的女孩!”

    苏凡望着眼前的女孩,眼神里透着欣赏,还有极力掩饰的色意。此刻,他庆幸自己来了,因为电话里的声音没有欺骗他,让他遇到了一个美丽的女孩,至于对方是不是“美托”,早就被他自己抛到浩瀚的太平洋里了。

    女孩看上去大约二十三、四岁,和苏凡差不多的年龄。时尚合场的衣着、淡浓相宜的妆容、扬抑适情的笑容,全身上下洋溢着青春和热情,仿佛春日和风、夏日骄阳、秋日晚霞、冬日白雪,让人过目清新,悦心悦意。

    “苏先生,苏先生……”女孩站在苏凡的面前,亲和地招呼道。

    她看到了苏凡的表情,察觉到了他的眼神。这样的表情和眼神是她熟悉的,每一天都会遇到;这样的表情和眼神是她认可的,这是对她外在美丽和平雅行止的赞美。只不过,也不是所有的表情和眼神都是她喜欢的,愉悦的,当遇到那些目光只停留在她胸部的男人时,她会毫不客气地冷眉横对,甚至直言怒之,让人感觉她就是一个“冰傲美人”。

    苏凡的眼神里也有色意,只是这份色意更多地表现为欣赏,带着稚嫩,是男孩面对漂亮女孩时生理和心理上的本能反应。女孩知道苏凡一定猜想过她的容貌,这不奇怪,他不认识自己,不知道自己是谁,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找他。

    但她知道苏凡。眼前的苏凡,高高的个子、帅气的容貌,五官俊朗、平头短发,浓眉的双眼、扬翘的鼻梁、厚软的嘴唇,再加上一身悠闲春装,标准的阳光活力男孩。

    她已经十多年没有见到他了。这些年她经历了很多事,遇到了很多人,包括追求她的官二代、富二代,都是一些非常优秀的男孩,但她一直没有放下藏在内心最深处的那份情愫。

    “噢,请问你,你是……”苏凡醒过神来,吱吱唔唔地问道。这一刻,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眼前的女孩让他有些不知所措、心慌意乱,隐约中有一种直觉甚至是预感——他认识这个女孩。

    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来了!”女孩瞅着苏凡紧张的神态,心里想笑,一阵暖意漫过全身。

    “噢!”苏凡被她的话呛住了。很明显,这句话就是冲着上午他的顾虑来的。他望着女孩似是得意的神情,一时恍惚了,感觉似曾相识,不知道是曾经见过,还是在梦里出现过。

    “好啦!不逗你了!”

    “苏先生,这次请你来是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。”女孩平和地说道,神情言语俨然成了职场白领。

    “什么事?”苏凡好奇地问道,话里带着隐隐的期盼。期盼什么,他也不清楚,但一定和自己有关。

    “是这样的,我上午在电话里和你提到过,我们是一个基金会,总部在美国,今年我们的理事会通过决议,启动中国项目……”女孩边说边打量着苏凡。在她的印象中,苏凡小时候就是一个安静温和的男孩,这些年她虽然远在太平洋彼岸,却一直在关注着他。

    女孩清楚地记得,那还是在她十岁的时候,参加了一个关于记忆力的比赛,是一个背读圆周率的比赛,就是在那场比赛中她认识了苏凡。当年,她还是一个懵懂初知的可爱女孩,文静内向甚至还有点自卑,平时喜欢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看书,拉拉小提琴。除此之外,她还有一个特别的爱好,就是背圆周率。

    直到现在,她自己也没想明白小时候怎么会喜欢上背圆周率。她曾问过父母,父母也没讲清楚,只是说她打小就对数字非常敏锐,后来便刻意发掘她在这方面的能力,一次偶然的机会,父亲想到了圆周率,便写了二十位的数字给只有四岁的她看了一眼,结果她只读了一遍就完整地背读了下来,半个小时后还是准确地复数了一遍,几个小时后也能快速地复述一遍,只有一两个数字不正确。父母被她超强的记忆力惊住了,连忙找了不少记忆测试,结果发现她只对数字敏感。时间长了,她背的圆周率位数越来越大,到了小学三年级就已经到了小数点后一万位,被大家亲切地称为“Π女孩”。

    苏凡也有同样的特长。在他刚刚会拿笔涂鸦的时候就喜欢画些数字模样的线条,苏凡的母亲是小学数学老师,看到孩子对数字有天赋,很是欣喜,便有意培养,想来想去,决定让他背记圆周率,到了十岁的时候,他已经背到了小数点后一万多位。

    在那年的比赛中,女孩和苏凡是冠亚军,两个人当时还约定相互学习,只是不久女孩就和父母去了美国,后来再无联系。

    “噢!”苏凡轻声地应道。他没有想明白,自己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,他的工作生活和基金会也没有任何关联,对方为什么要和自己说这个。

    “我们想邀请你一起运作这个项目……”女孩微笑地说道。

    她知道苏凡一定会感到意外和疑惑。按说她应该首先自我介绍一下,但她却有意一点点地挤着,她喜欢看到苏凡傻乎乎的样子,和十多年没有改变。

    “对不起,我没有明白你的意思!”苏凡谨慎地问道。

    他虽然被女孩的声音和相貌吸引了,但他不是小孩子,对方的几句话根本无法让他相信,明显有种花式圈套的感觉,当然因为对方是个美女,又有了点你情我愿的意思。

    “是不是还认为我是个骗子啊!”女孩瞅着苏凡,黑翘的美瞳下闪着俏皮的眼神,仿佛就是在故意挑逗他。

    “那你是谁?我认识你吗?”苏凡察觉到了女孩的打趣,让他潜意识中又对她少了些防备。

    终究是年轻的小伙子,对美女显然没有什么抵抗力,但在他的内心里,总觉得对方不是随便找到自己的,她很可能认识自己,自己也可能见过对方,只是很多年过去了,对方已经消失在自己的记忆里,而他的心底却一直给一个小女孩留着一份坚守。

    “苏凡,知道圆周率吗?”

    “你!你!你!”苏凡紧紧地盯着对面的女孩,眼睛里跳跃着无法抑止的惊喜,声音颤抖了起来。

    “你什么你啊!”女孩微笑着打趣道,粉润洁嫩的脸颊露出羞涩的喜悦,仿佛初春的阳光,无限温暖,直抵苏凡的心底,投到他最柔软的情感空间。

    “你是Π女孩!”苏凡轻声地说道,脸上洋溢着心如所期的激动。

    “我是杭菲儿!”女孩柔声地说道,脸上荡漾着心有所愿的深情。

    (本篇完)
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961
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登录
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