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WordPress后台-外观-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我与简书

    这几天,简书在大面积地锁定文章,让我有了机会来回顾在简书里的经历,并重新审视这闪烁着钻石光芒的简书,忽然发现,我还是我,可原先的那个简书已经不是原来的模样了。

    两年前,我几乎不知道简书是什么,只是偶尔在一些微信群里看到群友发一些用简书写成的文章,一时兴趣就上网查了一下,得知简书是一个写作平台,当时的感觉和微信公众号平台差不多。

    正好那时一个公众号被腾讯封了,就心血来潮地到简书平台注册了一个号,感觉注册的流程好像比微信要简单点,心想就在这里试试吧。

    我一直喜欢社会热点方面的话题,在随意翻看简书官方专题时,无意发现简书里有个《社会热点》专题,顿时有一种找到组织的感觉。

    在起初一、两次被《社会热点》专题拒稿后,我摸索到一些经验,以后的文章几乎无一例外地被专题收录,这令我信心大增,从此就一发不可收拾地成了专题忠实的拥趸。

    我是从2017年7月中旬开始写作的,隔三差五地更新一次,到次年春节前的一月,共有近七十篇左右的文章被专题收录,积累的粉丝也已经有四千七百多,在简书里获得的成就感也大大满足了我已经不多的虚荣心。

    也许我的努力被专题总编发现了,她提出让我出任五个社会热点群中的第一群管理员,并不时让我承担一些专题里的任务,非常遗憾的是,我总是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诿了。现在想想真是惭愧。

    半年左右的时间,粉丝从零增加到四千多,平均每天增加一百多。对我而言,这样的速度在微信公号是难以获得的,这让我的信心一时暴棚起来,于是就暗暗下定决心,一定要在不长的时间内粉丝突破一万。

    人们常说,人算不如天算,就在我春风得意、豪情万丈之时,一个意想不到的“厄运”降临了。

    某一天,简书平台突然通知我,说我的帐号被永久封了,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移出包括未发表的所有文章,我顿时傻眼了。

    简书封号与微信公号不同。微信公号封号我是有预感的。此前有过几篇文章被平台屏蔽,并有几次短时间、但时间逐次加长的封号。在每一次短时间封号时,微信公众号平台总会不厌其烦地告知我,如有下一次将永久封号。所以,当真的被封号时,我已经有了足够的思想准备,反而平静了。

    简书封号,事先没有一点预感,此前也没有文章被锁定,所以突如其来的封号让我无比恼怒又一筹莫展。

    其实,没有文章被锁定,并不是说我的文章没有突破他们的标准,如果这些文章在微信公号里发表,十有八九会发不出去,即使偶然有几篇发出去,不久也会被屏蔽,随之而来的警告也不会少。换句话说,这些文章在微信公号里发表,被封号恐怕也是难以避免的。

    这说明,在任何一个平台写文章都要有躲避敏感话题和敏感词汇的技巧,这不得不说是我们的悲哀。

    好在一位专题里的工作人员及时并妥帖地安慰了我,帮我移出了所有的文章,这至少让我的心血没有完全白废。

    封号对我的写作热情打击很大,就像一盆凉水从头淋到脚,我似乎有了放弃的念头。

    但我又舍不得离开刚刚找到的“组织”,因为在这里我第一次觉得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。

    在这里,有很多志同道合者虽未曾谋面,但相同或相近的价值观和对生活的感悟让我感到尤为亲切。更重要的是,在这里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,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欣喜。

    这个时候的《社会热点》专题已经有一百三十多万的关注者,在简书里是一个屈指可数的大专题。专题不时开展的活动也精彩纷呈,这对我无缘都产生巨大的吸引力。

    我向往这个群体,也能感受到这个群体的魅力。这里有许多志同道合者,有许多为专题辛勤劳作的人,他们每天的坚守时刻在召唤我。

    为我移出文章的那位专题管理员,也随后联系了我,鼓励我继续写作,他的信任和赏识,让我觉得应该有勇气地从这里重新站起来,抖掉身上的灰尘,整理好行囊,不忘初心,坚定地走下去。

    在他的建议下,我重新注册了一个帐号,以现在的笔名重返《社会热点》专题。

    万事开头难,一切都要从头开始。最为可惜的是那么多好不容易积累的粉丝失联了,这对一个写者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。

    不过,我好像还不是最惨的,那么多有名的写者都遭遇我同样的命运,他们失联的粉丝要比我多得多,想到这心里有了几分释然。

    其实,对于一个写者,最大的乐趣是写出对这个世界的理解,写出对生活的感悟,特别是自由地表达自己的价值追求,负责任地承担对社会的责任更是义不容辞。

    我又上路了,我秉性不改地延续我的风格,以自己的逻辑和独特的语言,尽可能地让读者跟随我的思路去追寻一个个热点的真相,以及真相背后的故事。

    尽管我不时地总结、揣摩敏感词,但层出不穷的敏感词总让我防不胜防,文章开始被锁定了,尽管还是零星的。

    为了防止再次被简书封号,我又在微信公众号里注册了一个帐号。由于微信在发送文章时会事先审查,通过的才得以发出,所以,我的文章总是先在微信公号上推送,如果通过则罢,通不过,就再在简书上发表,简书事前对文章不审查给了我便利。

    就这样,我拥有了两个平台,一个平台不行,就转移到另一个平台,简书成了我暗通款曲的机关。

    小心谨慎地度过了五个月,粉丝在最初的沉闷后迅速窜到二千四百多,可就在我自以为是地盲目自信时,诡异的事情又发生了。

    在好长一阵子每天都有三位数的粉丝增加之后,关注量突然在那一天戛然而止了。

    我连忙向专题里的工作人员请教,遗憾的是没有得到令人信服的答案。几天后,关注量开始下滑。

    不过,正像前面已经坦露的心迹,我已经不再关注这些了。即便是为数不多的读者,我也不会粗制滥造我的写作。

    尽管不断还有文章被锁定,但我已经不去申诉了,偶尔的一次申诉也是石沉大海,听说他们也很少为锁定的文章解锁,何必去麻烦他们呢?

    但更大的麻烦还是来了,《社会热点》专题被撤消了。这让人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  我以前的投稿主要是《社会热点》专题,很少投到其它专题,虽然也有其它专题收录我的文章,但我还是像对待爱情那样比较专一地向我热爱的专题投稿。

    专题没了,我一时失去了投稿的方向,就像找不到家的孩子在四处游荡。

    于是,我把主要的精力放到了微信公号里,小心谨慎地继续我的热点话题,偶尔找一些素材写一些情感类或回忆类的文章,在简书里向以《散文》为主的专题投稿,以找回我多年前的写作爱好。

    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来到了今年的四月,一场突如其来的整肃又惊心动魄地降临简书。

    整肃是粗暴的,无数人的无数文章在这几天烟飞灰灭。这种没有标准、不加区别的锁定文章,让许多人无所适从,也让更多的人手脚冰凉。敏感词生成的怪兽,凭借所谓高科技赋予的威力,张牙舞爪地扑向无辜。

    无数人在哀号,无数人在愤怒,腥风血雨过后的简书世界里,是横尸遍野、阴森恐怖。

    这种整肃,对我这样的人杀伤力更大。大概算了一下,前后共有百分之三十的文章惨遭封杀。

    我有点茫然,这还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清纯的简书吗?“一个优秀的创作社区”,为什么面目如此狰狞?“创作你的创作”为什么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谎言?

    终于有机会来重新审视简书这个平台,也终于有机会来思考与简书的关系。

    简书于我究竟意味着什么?我需要马上、立刻逃离这个让人胆寒的虚拟世界吗?

    这里有我志同道合的一群人,还有后来接交的一些写作爱好者,他们和我不时还有些交流和探讨,他们的创作热情总是那么感人。

    作为一个写作平台,简书也有其它平台所没有的优势,特别是文章发表了还可以修改的便利是好多平台所不具备的,这对一个关注社会热点话题的写者有非常大的诱惑。因为社会热点话题依赖的是暴发性灵感和思维,需要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,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写作,不可能长时间构思和字斟句酌,它的即时性不一定能保证文章的最佳质量,如果能有一个可以随时修改的机会,岂不是善莫大焉?

    我应该忽略简书的作恶特性而更多地考虑它的便利性留在这里,还是相反尽早地逃离?我陷入了犹豫之中。

    坦率地说,简书留给我的印象是喜忧参半,留下和离开都各有理由。但有一点,在我没有想清楚和简书的关系之前我是不会轻易离开的。

    简书不一定需要我,而我就一定需要简书吗?
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44
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登录
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