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WordPress后台-外观-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你们给出的赞美,我很配

    你们给出的赞美,我很配你们给出的赞美,我很配你们给出的赞美,我很配

    我曾在《我为什么写简书》一文中写道,“希望在朋友们的目光注视下,先写下去,再妙笔生花地写好。我需要你们的关注、评论、点赞、欣赏与鼓励。如果说一个人的成长需要5000个赞才能够活出绽放的生命力,那么我希望你们在这个平台好好爱我,富养我,也期待在你们的温暖回炉中,活出全新的自我。”

    身为一个写作爱好者,我们都渴望寻求支持。恨不得鼓励支持就像地球一样时时刻刻供我们踩在脚下,像空气可以源源不断地从我们的肺部进出,像早晨的阳光满满地穿透窗子照在我们的身上。

    当我写出了《美丽皮囊之下,灵魂浴火重生》《被限制的西西弗斯》2篇作业,发在群里,出乎意料地收到打赏,获得小伙伴们的认可、鼓励和赞赏和私聊。可是“赞誉之下”的我,自卑、忐忑、说不出的恐惧,就好像群友的赞美是千钧之担,我压根儿就承担不起;又好像那些鼓励就是美丽的玫瑰,在美丽的花瓣之下,有着根根分明的花刺,刺中我虚弱不堪的内里…..

    我这是怎么了?难道怀疑群友赞赏背后隐藏着“阴谋”,他们在“捧杀”我?回复一声“谢谢”也那么难,我只能用沉默以对来掩饰不知所措。

    发布在简书里的文章,收到留言时,有个声音告诉我:他们是我的朋友,本来就喜欢我。就好像除开私人感情层面之外的赞誉,是那么地浮夸轻飘,假如听信,就会突坠万丈深渊……

    终于发现自己身上有一项不可多得的“传统美德”:一面说需要他人的赞赏和鼓励,另一方面简直竖起耳朵随时准备接受他人负面批评的“谦虚谨慎”。

    为什么?

    为什么我那么想要诚实无欺的支持与鼓励,但是一旦得到了却又偏偏不相信?为什么可以轻易地听信苛责,以强化心底根深蒂固的一个想法:那就是其实我根本都不行,根本都不会写作?

    是深深的不配得和冒充者综合症。

    读到一个故事:有个学生给她的写作老师寄了两篇短篇小说,让老师过目,接下来的一个星期,她们聚会讨论了一个小时。在那之前,老师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没有跟这位学生合作,学生的进步之大,让她颇为感动!她告诉学生,这两篇小说很完整、很动人、很美。但是在20分钟以后,学生生气了,说感觉老师给了她太大的压力,她承受不起。潜台词就是说,老师没有尽到责任,没有花点功夫把小说整个撕开剖析。她可不是来这里听赞美的,这两篇东西怎么可能这么好?你太夸张了!!

    “听我说你一定要相信我这两篇真的写的很棒,好得足以登载“”。老师建议她对外投稿。不到一个月,一家优良杂志接受了其中一篇稿子,她不但赚到了稿费,还被杂志社告知:这里前不久才决定不再刊登短篇小说,可是这篇稿子实在太好,让她们改变了初衷。

    …..

    关于这点,在《不在梅边在柳边》的梅金身上也有,“只要是关于她的文字,她的一切变成了文字,她就会觉得跟自己关联不大。以前报纸上宣传松崎双电把她吹得智勇双全,读上去也是莫名其妙。”

    还有许多名人:爱因斯坦、泰勒、安吉罗、韩寒也擅长“自谦”或者“自黑”。

    关于这种冒充者综合症的症状特点、成因、破解之法,在妈妈,我劝你自信这篇文章里有着详细而专业的论述,犹如有台精密仪器捕捉到了我内心的每一个电波起伏,就分享至此,无须班门弄斧一一赘述了。

    察,意味着已改变的开始。

    重新回味丽平所言,她喜欢我文字里的真诚。仔细体味被夸赞的感觉。

    相信她,一如相信地板会在脚底支撑着我,椅子会让我坐在上面一样。

    相信自己用心写出的文字,值得赞美。

    当有人赞美时,真的请住嘴,一声“谢谢”就最合适。

    就算感觉很不习惯,也请保持呼吸倾听,让自己听进去那些话,感受那美妙的时刻,建构起接受正面诚挚支持的雅量……

  • 1
  • 0
  • 0
  • 420
  • 猫和鱼鱼_99

  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登录
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