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WordPress后台-外观-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突破写作牢笼

    突破写作牢笼突破写作牢笼突破写作牢笼

            突破写作牢笼

    我们的语文教育,让我们我们看待文学,语言或者艺术,从来都是当做一个工具说一件事情,抒发一下情感,是一种高度功利的实用主义文学观念,而不是看做一种认识事物的方式,所以我们对审美就不能理解。审美是认识,不是工具用来美美地快活一下;审美也不是科研,不是逻辑推演,它要比所有这些认识宽广深厚得多。哲学家没有不读文学名著或者欣赏音乐绘画艺术的,但是文学家不见得读哲学书,虽然很多也读。文学家艺术家认识事物的方式是非理性的,悟到了就不需要哲学和科学知识的帮助。诗经的作者们可能没什么文化,但作品的美流传至今,民歌中一部分质朴的美,不是经过高级知识分子打造出来的,而是集体无意识筛选出来的。


    美美地快活一下是不需要文学艺术的,美餐一顿就可以,快速高效还不贵。古人很早就认识到这一点,在美的天地里徜徉,在对人和世界的感悟中流连。一个公园听戏摇头晃脑地老头,比大学中文系教授有更好的审美趣味,因为后者在高头讲义中堆砌自己的术语,手中握着一把血淋淋的手术刀,而不是一壶清茶,一把折扇。

    我们的教育没有美育,只有灌输。以至于美育变成了美术。

    有人问美学教授能不能帮画一张画,美学教授说不会画画。那人诧异:美学教授怎么不会画画?美学不就是画画吗?


    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,教科书告诉我们,那是命运在敲门;蓝色多瑙河,它告诉我们有一条在波光粼粼的多瑙河在眼前流淌。何其狭隘,何其扯淡!

    教育的偏差体现在各种方面,包括科学技术。为什么我们发明风筝没有发明飞机呢?因为我们需要的是风筝飞起来就可以了,不想知道原理。我们的火药是用来放烟火的,不是用来研究力学和能量守恒定律的。我们的语文是用来做注解的考据的,不是用来做审美关照的训练的。我们的语文教会我们怎么说清楚一件事,但没有告诉我们文学之美,美在哪里。

    我们没有认识的想法,只有实用的想法,对文学艺术是隔着一道鸿沟,始终不太理解要干什么,以至于一度我怀疑齐白石的虾还不如菜市场的虾,毕竟菜市场的虾是活的,而且绝对真。如果要看齐白石的虾,得买门票,一来一去几百块就没了,连摸一下都不让。

    读小说只见到故事而没有见到它的诗,就像看到花架而忘记架上的花。
    ——朱光潜 《谈读诗与趣味的培养》
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416
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登录
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