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注册
  • WordPress后台-外观-小工具 进行配置小工具

  • 查看作者
  • 莫言:语言是一种生动的张力,刺激感官

    莫言:语言是一种生动的张力,刺激感官莫言:语言是一种生动的张力,刺激感官莫言:语言是一种生动的张力,刺激感官

    今天给学生上课的时候,突然讲到了莫言。一下子就想起了当初写论文(研究莫言作品的论文)时下的苦功。对于莫言可能大家都非常熟悉,是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,或者说他是当代最著名的作家。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莫言的作品,为什么能够写得如此富有情感?如此生动活泼?如此充满生机与活力?那都是因为高密乡给予他的财富。在莫言的家乡,家家户户都有一个会讲故事的人,或者把他们称作“蒲松龄式”的民间作家。所有的孩子们包括莫言都是听着爷爷奶奶们的故事长大的,正是因为长期浸淫在这个氛围之中,莫言才成为了讲故事的好手。

    那么莫言是怎么来讲故事的呢?莫言运用着最高密的语言来体现他作品中的人物,这是,这是每一个具有地域特色的作家,所常用的一种方法,具有强烈的地域色彩的方言,有着别样的力量。只要读过莫言的作品,我们就会被他那种奇怪的叙事所吸引,那种粗俗的语言所感染,体会到这才是真正的民间。莫言的小说展开并不是遵循着普通的逻辑而来的,而是由他自身的情感所主导的,即由感觉引导,由情绪推动。这在小说中的表现就是一方面悲凉、沉重,一方面是激愤、狂喜。

    再看,莫言在小说中的用词,小说竭尽笔力描写暴力、偷情、野合、酷刑,这些描写都是极富感性的强力刺激,同时更加重视感觉的呈现,多比喻、夸张、通感,色彩鲜明而丰富,诡谲奇伟,努力表现意识的流动和心理的跳跃状态,意象纷呈,奔涌而来。这便是对莫言的文笔最准确的评价。他的语言从一开始创作就表现出了这种特质,不仅仅将他自身的写作推到了高峰,而且对先锋文学起到了重要的影响。他的表现是大胆的,描写了狂躁、混杂,充满酒气和血色,有骁勇血性的人物和无所拘束的激情。.在充满野性活力的土地上,有关先人生命的奔放和传奇性经历的叙述,隐含着对后代在生存上压抑,人性的扭曲的伤感、迷惘。

    他的语言是极富感染力,有创新精神,使其小说呈现出奇特的想象性与神奇感的色彩。思想和语言都是天马行空、不受拘束,在描述中,心理的流动、跳跃、联想是叙述的角度和驱动力,并有大量的感官意象奔涌而来,而创造一个色彩斑斓的感觉世界。莫言在歌颂民间生命意识和生命力的同时,又批判现代文明导致的“种的退化”和生命的衰微。在《红高粱》中“爷爷”是野气勃勃、充满阳刚气的汉子;“父亲”则失了一颗睾丸,生殖能力下降。“我”这一辈则被现代文明彻底“阉割”了。“像个饿了三年的白虱子一样干瘪”,退化成了高粱地里的“杂种高梁”。这样的语言描写是只有莫言才能写出来的。

    文/红雨说历史
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132
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登录
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